亚行专家谈德国,德国全面弃核或将重塑未来世

来源:http://www.roro2.com 作者:必威betway 人气:78 发布时间:2019-11-19
摘要:【世界核新闻网站6月10日报道】 泰国能源部长PiyavastiAmranand说:"核能是保持能源价格在可控范围内最好的选择"。菲律宾也正在准备一个15年的核能发展计划。Piyavasti说:"泰国不能太依

【世界核新闻网站6月10日报道】 泰国能源部长Piyavasti Amranand说:"核能是保持能源价格在可控范围内最好的选择"。菲律宾也正在准备一个15年的核能发展计划。 Piyavasti说:"泰国不能太依靠天然气,因为泰国海湾的天然气资源会很快用光。煤的价格虽然比较便宜,但是对环境的影响是不可预测的。"据报道,泰国已经命令6名专家进行调研,之后,将对其进行7年的准备。2座核电站的建设将在2015年开工,2021年投入运行。这两座核电站将花费60亿美元。2座核电站将提供4000MWe的电力。Piyavasti说:"我们的国家在15 年前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即因为遭到反对而放弃了核电的开发。如果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燃料涨价对国家的冲击就不会这么大。 菲律宾估计,构建核能必须的技术基础需要15年的时间。一位菲律宾官员表示,已经制定了一个核能人才培养计划。 国际原子能机构向"世界核新闻"刊物表示,许多国家都表示计划发展核能,其中泰国和菲律宾已经采纳了国家原子能机构的建议。尽管核电技术可以进口,但是发展核能仍然需要高水平的本国技术、强大的管理机构和一个独立于政府的监管机构。

面对巨大的节能减排压力与刚性能源需求,许多国家对核电建设及核能开发热情不减,在注重安全的同时,积极从国内或者海外推进核能开发步伐。英国在最新的能源规划中全力支持发展核电,提出了雄心勃勃的核电建设计划,准备新建总装机达1600万千瓦的核电站。今年2月,美国核管理委员会同意向佐治亚州一核电站颁发修建两座新核反应堆的许可,这是33年来美国首次批准新建核反应堆。俄罗斯核电企业也积极在土耳其、尼日利亚、哈萨克斯坦、匈牙利等国抢占市场。

  德国政府6日批准了在2022年前关闭国内所有17座核电站的议案。德国由此成为首个放弃核能的主要工业国家。德国弃核是否会带动其他国家弃核?目前德国用电总量中有22%来自核电,这部分能源需求将如何替代?如果弃核国家增多,而这些国家不得不转而更多使用传统能源,是否会影响国际能源市场的价格走势?本报记者近日就这些问题采访了亚洲开发银行的能源专家。**

德国宣布将会在2022年之前关闭国内所有17座核反应堆。该政策大逆转将会使德国成为日本核危机后首个不再使用核能的主要经济体,这会使其它欲发展核能的国家对发展核能的前景评估变得更为谨慎,也为德国在新型能源领域的发展提供了机遇,而全球持续多年的能源格局可能也因此而被打破。**

亚洲部分国家对民用核能开发充分重视。印度核电公司日前与美国西屋电气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印度计划到2030年时将核电占总电量比例提高到13%,到2050年时核电能力超越中美两国成为世界第一。此外,韩国、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菲律宾、阿联酋、马来西亚和缅甸等国也纷纷规划自己的核电项目。

  大多数国家很难跟随德国一同弃核

据5月31日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一在记者会上宣布,她将按照政府特别委员会的建议,立即关闭其中8座反应堆,并在2021年之前关闭其他大部分反应堆。她还说,可能会有三座核电站继续运转至2022年,作为储备电力的来源。

出于对可能出现的核安全事故的担忧,民众对核能安全性和信任度有所降低,一些国家核能开发的姿态反复。以日本为例,日本泊核电站3号机组于5月初停止运行,这标志着日本54个商用核反应堆全部停运,42年来首次进入“零核电”时期。然而7月1日,面对巨大的夏季电力缺口,日本内阁又决定重启大饭核电站3号机组。

  德国弃核后,法国表示“尊重”德国立场,但尚未准备好放弃核能。法国总理菲永称核能是“未来的解决方案”,法国外长朱佩称,“至少数十年,不能没有核能。”亚洲开发银行南亚地区局能源处处长翟永平对本报记者介绍了法国的情况。他说,高比例的核电使法国的电价是德国的一半,核电占法国总发电量比例已经高达75%,不可回头。亚洲开发银行区域和可持续发展局顾问田军则表示,法国的核能开发技术已很成熟,并度过了还本期,成本越来越小。

她说,福岛发生的那场核灾难是不可想象的,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我们必须重新考量核能的作用。弃核之路对德国构成了巨大的挑战,但我们可能会是第一个向高效可再生能源时代过渡的工业国家。

也有少数国家“弃核”态度坚决。德国宣布所有的核电站都将按计划在2022年全部停运,按照这一计划,德国将成为近25年来首个放弃核能发电的主要工业化国家。意大利、比利时及瑞士等国也准备逐步淘汰核电设施。专家分析指出,这些国家如果延续“弃核”政策,就必须全力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大力发展太阳能和风力发电等可再生能源。

  翟永平认为,民众可负担、完成“减排”指标和安全可靠这三个能源使用目标相互矛盾,不同国家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世界各国会否相继跟进弃核,取决于各国是否真的把气候变化即“减少碳排放”视为首要问题。田军认为,在保证完成二氧化碳排放指标的同时要保证供电,发展核能几乎是唯一途径,因此,大多数国家的核能开发不可能停止。

另外,瑞士政府之前也表示,瑞士现有5座核电站将于2019年至2034年陆续达到最高使用年限。之后,瑞士将不再重建或更新核电站。目前瑞士电能近四成来自核电。

  记者在亚行采访的多位能源专家均表示,欧盟已经事实上建立了人员和电力流动自由的统一电力市场,德国反对在国内发展核电,但并不反对从邻国法国进口核电,可以预见,德国在弃核后将“加强区域合作”,还要从法国进口更多核电,从挪威进口更多水电。

2010年秋天默克尔发起了一项颇具争议的计划,计划将德国部分反应堆的使用期限延长至本世纪30年代,比之前计划的时间长十年。这次政策180度大转弯事实上是回到了2002年一个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党-绿党联盟达成的一项协议。

  对国际能源市场价格的走势影响很小

核电存废在德国一直是敏感话题。一方面,由于担心核电安全问题,多数德国民众支持关闭核电站。另一方面,目前德国用电总量中有四分之一来自核电。尽管德国近年来在可再生能源利用方面取得长足进展,但决策者对可再生能源的预期发电量是否足以弥补关闭所有核电站造成的电力短缺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翟永平认为,如果世界各国做出最极端的决定,完全弃核,煤电需求也只会增加2至3个百分点。当前正在进行核能发展规划的泰国、越南、印尼和菲律宾等亚洲国家发展核能的总体规模不大,并没有大力发展核能的趋势,中国制定的核电规划绝对量较大,但和中国自身的能源需求总量相比非常小,将来即使推迟或放弃发展核能,对国际能源市场影响也很小。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3月份由海啸引起的核灾难导致德国人对核能产生深切担忧,促使默克尔在该电站首次发生爆炸后的几天就关闭了德国最老的七座反应堆,并下令对德国核战略进行审查。

  亚洲开发银行信息系统和技术局局长兼能源委员会主席钱德认为,欧洲国家并不会在弃核问题上达成一致,因此长期来看,煤价将和现在持平,国际能源市场不会有太大改变。他认为,不可再生能源价格上涨和很多因素有关,比如人口膨胀消耗更多能量等,此外,德国还有十几年才彻底关闭核电站,而且这只意味着德国的核电产量将下降,世界核电产量未必下降。因此,德国弃核对不可再生能源价格的影响即使有也是很小的、短期的,世界能源市场并不会有很大改变。

目前,德国42.4%的能源供应来自燃煤发电厂,核能在全国能源供应中的比重近23%。逐步淘汰核能可能会迫使其更依赖煤。最大的变化因素是天然气成本,天然气是首选更清洁的替代能源。但从其他国家进口更便宜的天然气比较复杂,一个原因是,许多德国电厂与俄罗斯签署的长期合约规定天然气价格与油价挂钩。**

  翟永平分析说,能源价格由多种因素决定,如开采成本、投资属性带来的投机因素等,最终取决于能源的供需关系。在其他因素不变的前提下,由于煤电与核电存在一定替代关系,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和德国的弃核决定短期内将推动国际市场煤价一定程度的上涨,看涨煤电价格的预期又会进一步推高煤价。但煤炭资源储量丰富,和其他因素相比,德国弃核对长期煤价走势的影响并不大。石油作为燃料与核电没有直接替代关系,短期内国际市场石油价格也不会受到影响。但从长期看,由于核电在世界能源结构中的比例不会如原先预期的那样扩大,国际油价会有向上的推动趋势。

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将迫使德国投入更多的资金向新型能源项目进军, 德国政府的决定也表明他们打算让德国成为一个高效的能源工业生产国。清洁能源的发展战略已被各个大国提上日程,包括美国、中国、日本和印度等都希望在这一领域占据主动,各国政府也是大力扶持,因为能源始终是国家战略很重要的以部分。

  可再生能源尚难以替代核电等传统能源

必威betway ,美国总统奥巴马2011年4月在华盛顿的演讲中再次重申,21世纪全球经济竞争的制高点就是清洁能源。“谁能领导21世纪的清洁能源经济,谁就能领导21世纪的全球经济。我希望美国成为这个国家,希望美国赢得未来。”奥巴马在演讲中说。

  翟永平认为,德国核电占发电量比例不大,十年内逐步弃核,理论上可以依靠发展可再生能源弥补需求,但从满足电力基础负荷需求的角度看,只有煤电和核电有替代关系。德国此前已经宣布要在2020年之前减排40%,核电承担的减排份额只能由煤等化石燃料来替代完成。他认为,可再生能源中,太阳能和风能是不错的能源补充,但从数量上说,可再生能源还算不上主流。可再生能源和煤也并不是完全的替代关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只能在不同的可再生能源之间比较。可再生能源的科技发展水平较高,但要满足同样需求,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将大大超过传统能源。**

德国打算另辟蹊径的决定虽然有一定风险,但这可能会使德国站在未来清洁能源开发和应用的顶端,从而更有利于德国未来的发展。

  田军认为,只有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等化石燃料、水能和核能可以提供稳定的发电能力,而可再生能源是间歇性能源,受限于天气、时间等条件,且无法24小时稳定供电,因此,不能成为电网基础负荷的主要供应,只能作为“锦上添花”的补充性能源。如果要转化为连续性能源,从现有技术水平上看,较高的储存成本将不可避免。钱德称,对此,需要发展科技,降低不可再生能源的局限性,比如使太阳能在白天和夜晚都能使用。并鼓励各国共同参与太阳能的开发和利用,增加太阳能产能,从而降低成本。

德国弃用核能的决定可能对世界上其它欲发展核能的国家产生很大的影响,尤其是欧洲国家,由于人们对核电的安全性的质疑因此次日本核辐射事故变得更加坚定,任何建设新核能设施的决定都可能会遭到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

  翟永平表示,世界煤炭储量丰富,人类面临的不是煤炭资源问题,而是煤炭消费带来的二氧化碳排放。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有限,因此即便是“减排”目标的完成也无法指望可再生能源。如果核电开发放缓,同时“减排”压力不减,得益者不是可再生能源,而可能是化石能源的碳捕捉和贮存技术。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betway,转载请注明出处:亚行专家谈德国,德国全面弃核或将重塑未来世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