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式变迁,阅读分享

来源:http://www.roro2.com 作者:必威betway 人气:50 发布时间:2019-09-06
摘要:拉·梅特里指出:“我非常自安于不知道物质如何从一个死的、简单的东西变成一个活的、由许多器官组成的东西……我也完全心安理得地来对待自然界的其他一些不可解的奇迹,来对

拉·梅特里指出:“我非常自安于不知道物质如何从一个死的、简单的东西变成一个活的、由许多器官组成的东西……我也完全心安理得地来对待自然界的其他一些不可解的奇迹,来对待怎样从一个在我们以前狭隘的目光看来只是一小撮尘土的生物里产生思想和感情的问题。我只要求大家同意一点:有机物质赋有一种运动始基,这个始基是有机体与无机体的唯一区别……动物界的一切都取决于物质组织的不同;这就足够可以解释各种事物的谜和人类的谜了。我们看到,宇宙间只存在着一种物质组织,而人则是其中最完善的”。

作者的很多观点看似荒诞、大胆,但却有着严密的逻辑推论作为依托,他假定一切生物都具有所谓“运动的始基”,它是生物的运动,感觉以至思维和良知产生的根据。书中明确指出,运动的物质能够产生有生命的生物、有感觉的动物和有理性的人。公开表明唯物主义和无神论的立场,驳斥心灵为独立的精神实体的唯心主义观点,论证精神对物质的依赖关系。

这部影片更象是一部寓言,或者是预言。
人是机器是法国哲学家拉美特里17世纪提出的观点,假定一切生物都具有所谓“运动的始基”,它是生物的运动,感觉以至思维和良知产生的根据。运动的物质能够产生有生命的生物、有感觉的动物和有理性的人。
攻壳机动队当然不是科教片,它没有探讨,而是提供了一个实例,一个人形电子人具备了主体意识,有理性,有自主的思维,具备所有人类大脑能达到的一切,它和人还有什么区别?
影片正是从这样一个角度切入,让人深思,人的定义是什么?生命的定义是什么?片中含有大量象征性描写的场面,素子在主题曲中乘船和另一个自己对望,巨型机械蜘蛛把博物馆墙上人类进化树打烂,影片的主旨很隐晦的穿插在大量细节中,高密度跟紧凑的剧情让这部影片显得晦涩,需要反复观看才能领会主题。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部精品,从内容,剧情,导演,人设都臻于完美的杰作!

季老师的量子生物读书会,科普书《Life On The Edge》翻译。

本人英语很差,翻译主要是为了学习科普读物本身内容方便,顺便用作英文学习练习之用。

选择部分内容发到简书上分享。请勿用于商业用途。

【原载严春友《精美思想读本》,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

本书作者拉·梅特里出身法国富商家庭,曾师从名医哈维,医术高超,品质坚毅,他是机械唯物主义的信奉者,称唯心主义者为“脆弱的芦苇”。

「生命力」

有这样一个关于生命的核心谜题:为什么当物质构成生物时,和它们构成石头时,有那么大的不同呢?古希腊时就有人尝试着探究这个问题。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位伟大的科学家,他就正确地辨认出了无机物的特定属性,而且这一属性是可靠且可预测的:比如,固体总有坠落的趋势,相反,火焰和蒸汽总有上升的趋势,而天体总有绕地球圆周路径移动的趋势。但生命却有所不同:尽管许多动物同样会坠落并摔倒,但它们一样会跑起来;植物朝天生长,鸟儿环球飞行。是什么使这些无机物之外的,世界剩下的部分如此不同呢?更早的一位希腊思想家,苏格拉底,有记载提到,他曾对他的学生柏拉图说道:「是什么,使一具身体的躯壳,变为鲜活的生命呢?——是灵魂。」亚里士多德同意苏格拉底的身体依托于灵魂的说法,但他宣称,灵魂也分不同的层级。最低等灵魂栖身于植物,使他们生长并获得营养;动物的灵魂,地位则高一些,赋予他们的宿主感知与移动的能力;但,只有人类的灵魂被授予了理性与智慧。古代中国人也有类似的说法,认为生物依靠一种被称为「气」的,可流过生物体的生命力而变得有生有气。世界上的主流宗教都有着类似的关于灵魂的概念,但其实质及其与身体之间的关联,仍是一个谜团。

另一个谜团是死亡。灵魂常被认为是不朽的,但为何生命却是如此短暂呢?答案是,多数生物在死亡时,具有生气的灵魂与躯体分离。直到1907年,美国内科医生Duncan MacDougall声称可以通过对病人在死亡前后的体重进行称重来测量灵魂。他的实验使他确信,灵魂约有21克重。但是为什么走过一生之后,生物的灵魂不得不离开躯体,这仍是一个谜。

灵魂的概念,已经不再是现代科学的一部分,至少已经脱离了关于从生命体到无生命体的过程的研究,这种条件下,科学家们研究有机体的活动时,就不再受到哲学与神学等迫害生物体研究的学科问题的困扰。建立这一关于「运动」的研究概念的历史是漫长、复杂而有趣的,不过这章中,我们仅仅简单地带您遨游一番这段历史。我们前文提到了亚里士多德的观点,他认为物体具有某种趋势,朝地面运动、远离地面运动或环绕地面运动,所有的这些运动都被认为是自然运动。他也意识到,固体物质可以被推、拉、扔,他把这些所有的运动称为「暴力的」,并认为是由其他物体提供的力而产生的,比如人投掷某物,人提供了力。但是是什么产生了投掷运动——又或者使鸟儿飞翔于天空呢?看样子是找不到终极的理由了。亚里士多德宣称,所有的生物,不像是非生命体那样,都有能力去产生属于自我的运动,而这种情况下,产生运动的原因便是生物的灵魂。

亚里士多德关于运动本源的观点直到中世纪时期都是主流观点,但是有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发生了。科学家们(就是那些同时期自诩为「自然哲学家」的人)开始从逻辑语言和数学的角度去拓展无机物体运动的理论。有人会争论,是谁引领了这一极富成效的人类思想大转变;中世纪的阿拉伯和波斯学者们,如阿尔哈曾和阿维森纳,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这一趋势在欧洲新兴的学术机构,比如巴黎大学或牛津大学里兴起。但是这种描述世界的方式或许会惹恼意大利帕多瓦大学的,在那里,伽利略用数学公式体现了简单的运动规律。在他逝世的1642年,艾萨克·牛顿在英格兰的林肯郡出生了,继续了研究,给出了关于无机物体如何受力运动的,更加成功的数学表述。在今天,我们把这一系列理论称为牛顿力学。

牛顿的力学在一开始是一种神秘的观念,但是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它们越来越被能量的概念所认同。运动物体具有能量,可以碰一下,将能量转移至静止物体,使其运动。但是力也可以在两物体之间远程地传导:让牛顿的苹果落地的地球引力,又如使指南针指针偏转的磁力。

这一最初由伽利略和牛顿开展的惊人的科学进步,在18世纪大踏步地前进,直到19世纪末,经典物理学的基本框架几乎在这一时间段内被完全地建立起来。此时,人们知道了有其他形式的能量,如光和热,也可以与组成物质的分子和原子相互作用,并使它们变热,发光或改变颜色。物体被认为是由粒子组成的,而其运动被认为是由重力或电磁力控制的。于是,物质世界——至少说包含无机物的物质世界,被分为了两大独特而不同的实体:一种是可视的物质,由粒子构成,而不可视的力以某种至今都知之甚少的方式在物体间行动;另一种是扩散于宇宙之中的能量波,也就是所谓的力场。但是,是什么生命物质构成了有机生命体呢?生命物质是由何创造出来的,又是如何行动的呢?

人是机器,是欧洲17、18世纪流行的一种观念,而法国启蒙思想家拉·梅特里(1709-1751)是其集大成者。

近些年,随着对大脑结构及运行机制的不断探索,尤其是人工智能AI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我们每个人的思想其实就是一个独立运行的类似计算机的机器算法的机器,也相信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 终有一天机器会拥有现在人类所独有的感情、情绪、概括能力等。如果能够实现,该书作者提出的人是机器的理念将得到进一步地修正和拓展。

机械的胜利

必威betway ,古人认为,生物体是由某种超自然的物质或实体驱动,变得有生命的。这一说法至少为生命体和非生命体之间的显著差异提供了某种解释——生命之所以与众不同,正是因为它由某种精神般的灵魂,而不是世俗的机械力学驱动。但这种解释总让人不满意——因为这相当于解释太阳、月亮和星星的运动时,生成说它们是由天使摆布运动的。实际上,关于灵魂(还有天使)的实质,并没有一个真正的解释,留下的只是完全的谜团。

在17世纪,法国哲学家勒内·笛卡儿提供了一种激进的观点。那一时期为欧洲法院提供娱乐的机械的时钟、玩具和自动玩偶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由此使他想到了其中的机制,并带来了一场革命,宣称所有的动植物躯体,包括人类在内,都不过是由常见物质组成的,由机械泵、齿轮、活塞和凸轮驱动,和非生命物质一样受到这些设备的力支配着运动的精心制作的机器罢了。笛卡尔把人类的意识从这种机械观点中剥离,伴随着不朽的灵魂的意识,将其保留。但是他的哲学确实至少提供了一种科学的基本框架,可以解释为何生命可以按照已知的支配非生命物体的物理法则行动。

机械论的生物学方法被与艾萨克·牛顿爵士同时代的内科医生威廉·哈维继续发展,威廉·哈维发现了,心脏不过是一个机械泵。一个世纪以后,法国化学家安托万·拉瓦锡宣布,豚鼠消耗氧气并生成二氧化碳,就像是当时的新技术蒸汽机,生火来提供蒸汽动力一样。他因此推断:「呼吸就是一个类似煤炭燃烧的,缓慢的燃烧现象」。如同笛卡尔预言的那样,看上去,动物和后来很快引领了欧洲工业革命的燃煤机车并没有太多不同。

但是,驱动着蒸汽火车行进的力也同样能驱动生命吗?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了解蒸汽火车是如何翻山越岭的。

他说,“在健康的时候,身体真是驯顺极了,因为有一大股血液和动物精神的洪流在控制着它;意志有一个由比闪电还敏捷的各种液体组成的看不见的兵团做它的部下,随时供它驱使。但是正因为它是通过神经行使它的威力的,它也就受到神经的限制和束缚”。

必威betway 1

  1. 人体的器官功能之间存在一种平衡

随着年龄的变化,不仅人体的功能在发生变化,而且人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在老年人身上很少能够看到他年轻时的那种生龙活虎的劲头,那是因为这架机器因长期的磨损而老化了。人在饥饿的时候,精神也会萎靡不振,而吃饱了肚子以后,眼睛里就放射出明亮的光芒。

拉•梅特里说:“有机体的每一条小纤维或每一个部分,都是依据它所固有的一个原则而运动……每一个肢体,都按照它的不同的需要,在它本身里面包括着一些活泼程度不同的机括……一切生命的、动物的、自然的和机械的运动,都是这些机括的作用造成的……此外还有一个更奇妙、更细致的、推动所有这一切机括的机括;它是我们一切感觉、快乐、情绪、思想的来源;因为正像我们的腿有它的用来走路的肌肉一样,我们的脑子也有它的用来思想的肌肉”。

人是机器《精美思想读本》之二十四

1.蒋锡金 - 文史哲学习辞典 - 吉林文史出版社 。 1056。

拉·梅特里指出:“人并不是用什么更贵重的料子捏出来的;自然只用了一种同样的面粉团子,它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变化了这面粉团子的酵料而已”。现代生命化学的知识也证实,的确如他所说。

  1. 人的心灵不过是自然结构复杂化的产物

该书是模仿笛卡尔关于动物是机器的思想而写成的。全书除正文外,前面有出版者的声明和作者献辞。正文紧紧围绕物质和精神、肉体与心灵的关系而展开,论述了机械唯物主义自然观,说明人是一架物质机器。[1]

4。生死是所有生命的共同命运

该书公开表明唯物主义和无神论的立场,驳斥心灵为独立的精神实体的唯心主义观点,论证精神对物质的依赖关系。根据大量医学、解剖学和生理学的科学材料,证明人的心灵状况决定于人的机体状况,特别着重证明思维是大脑的机能和道德源于机体的自我保存的要求。假定一切生物都具有所谓“运动的始基”,它是生物的运动、感觉以至思维和良知产生的根据。运动的物质能够产生有生命的生物、有感觉的动物和有理性的人。

二、人和动物都有心智——一种物质复杂化的产物

谢力:梅特里的“系统”生命观——人体是养料驱动的自动机

作者认为,只有医生和解剖学家才有资格讨论“人体的哲学”。并且宣称,他要根据经验和观察,通过人体的器官把心灵解剖出来。人的心灵依赖于人的本质,因而睡眠、年龄、饮食、疾病、气侯等对心灵都有影响。该书用大量篇幅阐明心灵是人的肢体的一种能力,心灵的一切作用都依赖着整个身体组织,认为“组织足以说明一切”。认为器官的肌肉和想象作用是相互关联和相互影响的,因而思索和热情使血液热起来,两者和谐一致,从这种和谐中“便会认识到人的物质统一性了”。该书还反对人与动物有先天区别的观点,认为人与动物是同一材料做成的,从动物到人并不是一个剧烈的转变。人也“是一架巨大的极其精细、极其巧妙的钟表”。人的知识是在感觉基础上想象作用的产物。书中强调坚持对自然的研究,坚持自然法则,认为只要把偏见的锁链打碎,把经验的火炬举起,就会给自然以应有的荣誉。宗教是“神圣的毒药”,宇宙如果不是无神论的宇宙就不是快乐的宇宙。最后结论是:“人是一架机器,在整个宇宙里只存在一个实体,只是它的形式有各种变化。”[3]

16至17世纪,甚至到18世纪上半叶,唯理论都非常盛行。法国的医生和哲学家拉·梅特里就从唯理论出发,对精神现象进行解释,他从自己和患者身上观察到,心灵状态对肉体状态有紧密的依赖性。他相信,精神现象与头脑和神经系统中有机的变化有直接的联系;人的生命和感觉能力完全附属于构成整个人体的元件,心灵不过是有机体的一种功能,尤其是脑的功能。因此,在他看来,一个人就好像是一部机器。

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得主莫诺说,“生物的结构是通过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过程形成的,在这个过程中,生物的结构同外来的力的作用几乎毫无关系,从它的整个形状一直到微细末节都是客体本身内部的‘形态发生的’相互作用的结果”,因此,生物是“自建造的机器”。“一个生物体的结构中所表现出的信息的来源,总是另一个在结构上完全相同的客体……它们具有不加改变地繁殖和传递对应于自身结构信息的能力。描述一个极其复杂的组织图示的及其大量的信息,原封不动地从一代传给了下一代”,因此,生物也是“自繁殖的机器”。显然,这不过是笛卡尔和拉•梅特里思想的拷贝,虽然掺杂进去了一点现代语言。

拉·梅特里的观点,现在看来当然有些过于机械,因为人毕竟不是机器,至少不是人造的那种机器;但其根本的原则依然是有效的。今天我们知道人远比机器复杂,但是也知道人的一切活动都是物质活动。精神活动的机制虽然仍然没有完全揭示出来,但至少可以断言,它完全是一种物质活动:从微观上来看,我们的思维活动只是大脑细胞及其相互之间各种物理和化学活动的结果,离开了这些活动,根本无法产生精神。我们的语言、书写、视觉、触觉、味觉、听觉、运动等,在大脑中都有相应的区域对应着,这些区域一旦受损,相应的功能就会丧失。比如语言中枢受损,人就不会说话了。爱情的基础是排卵和排精功能的出现,在这之前或丧失了这一功能之后,人就不会再对异性感兴趣或兴趣降低。从这个意义上说,强奸行为的发生,不过是由于几滴液体的鼓动而已。

这一切都足以说明,物质是精神活动的基础和根据,也是精神活动的最终动力;离开了物质活动,精神活动将不可思议。

那么,人的精神活动是否也是一种机械运动呢?拉·梅特里的回答是肯定的。我们的快乐和痛苦情绪,都有相应的物质基础,甚至思想也有思想的“肌肉”。我们进行思考的时候,尤其是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尽管我们的身体是静止的,但血液流动的速度却会加快,这表明思维的状态与物质的状态之间是相一致的,是以相应的物质活动为基础的。即便是高雅的爱情,也是以物质的作用和机械的原理为前提:当人们想起一个美丽的女人时心跳会加快,会产生一些特殊的欲望,导致某些特定器官的变化,而其他的器官却无动于衷,这显然是由于在这种情感与相应的器官之间存在着一系列的反应机制,而且是强制性的、唯一性的,这种情感的反应机制有着特定的方向,因而不会引起其他器官的变化。

他说,“我们来观察猴子、水獭和象等等的动物吧。如果说这些动作没有心智是显然不可能产生的,那么为什么不肯承认这些动物也有心智呢?”,“既然有很多明显的表情说明动物不单是有心智的,并且也是有悔恨的感情的,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设想:这些动物,这些几乎和我们一样十全十美的机器,也和我们一样是造出来为了思维和感觉自然的呢?”。拉•梅特里认为动物都是和人一样的机器,他说,通过一系列的观察和真理,“才终于把思维这个可贵的特质联系到物质上去,虽然我们并不能看见这些联系”。

这样看来,好像每个功能单位都具有一个基本的原则,指导着它的行为,一旦有某种外在刺激作用于它,就立刻做出相应的反应。用针刺一下手指,手指立刻就产生了收缩,其过程之快,我们根本无法意识到。这个过程纯粹是机械的,不是意识的产物。一直到有机体最微小的纤维层次都存在着这种机械反应的原则。

朱里安·奥弗鲁·德·拉·梅特里(Julien Dffray de Le Mettrie,1709—1751),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无神论者、医生。生于法国西海岸布烈坦尼省圣马洛,父亲是商人。青年时期曾学过神学,后改学医学。1733年到荷兰跟医学家波尔哈维学习,回国后曾任军医。由于他著书宣传无神论思想,触怒了统治当局和教会,被免去军医职务,逃亡荷兰。但在那里又遭到当地僧侣和贵族的攻击,被迫逃亡德国。1751年11月11日由于他在自己身上试验新的治疗方法而卒于柏林。[3]

法国哲学家和医学家拉·梅特里(1709年-1751年)于1748年匿名发表了《人是机器》一书,称赞笛卡尔“把动物的性质认识清楚了;他是第一个完满地证明了动物是纯粹的机器……如果哲学的领域里没有笛卡尔,那就和科学的领域里没有牛顿一样,也许还是一片荒原”。拉•梅特里主张一切生命都是自然的产物,而不是神创的,他将动物比作一台台精密而复杂的需要通过食料来支撑的自动机或钟表。与笛卡尔一样,他虽然借用了“机械”来说明生命,但绝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机械论”生命观,如果按现代的说法,就是一种相当于“系统论”的生命观,而且对生命本质的剖析也尤为深湛,当然映衬着其医学知识的渊博。

  1. 人是许多机括的集合,并受心灵这一主要机括的影响
  1. 动物也有心智,也是和人一样的机器

拉·梅特里1734~1745年曾做过军医,而他自己却不幸患病。他根据对自己病情的观察,获得这样的信念:人的精神活动决定于人的机体组织;思想只不过是大脑中机械活动的结果,当体力上变得更虚弱时,精神功能也会衰退。1747年,拉·梅特里在荷兰匿名发表了《人是机器》。[2]

他说,“人体是一架会自己发动自己的机器:一架永动机的活生生的模型。体温推动它,食料支持它……当养料进入血液的时候,自然的首要的任务就是要在血液里引起一种热……这种热使动物精神获得更大的渗透力,机械地跑去把肌肉和心脏鼓动起来,好像奉了意志的命令似的。因此,这些就是生命的原因和力量,这些原因和力量就是这样在人生百年之内维持着固体和液体的不断运动”。与亚里士多德一样,拉•梅特指出了动物对养料的依赖性,按现代语言来说,这类似于生命系统的一种开放特性。

他说,动物界为了完成一种功能却造出了不同的结构,“在整个动物界,无数不同的器官实现着各种相同的目的,而且这些不同的器官都是严格地按照几何学构建起来的……人类和整个宇宙的构造似乎都贯穿着这种目的上的一致性……我们到处看到不同的耳朵,但是人、兽类、鸟类、鱼类的不同构造却没有产生出不同的用途。所有这些耳朵都是按照数学这样精密地制造出来的,它们一律都是为了一个同一的目的,就是听”。

梅特里L. 1996. 人是机器. 顾寿观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原著于1748年匿名发表)

《人是机器》是18世纪法国第一部以公开的无神论形式出现的系统的机械唯物主义著作。

四、有机物与无机物的本质区别——运动始基

他说,“谁能够说人存在的理由不正就在它的自身里面呢?说不定人正就是这样地偶然被抛擲在地面上的一点,谁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来的,谁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只是知道:他应该活着和死去,就像这些朝生暮死的菌子或这些爬满在沟边、长满在墙上的花草一样”。

2.曹老千 - 世界上最经典的哲学故事 - 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 。 97。

拉·梅特里的这部著作是18世纪法国第一部以公开的无神论形式出现的系统的机械唯物主义的著作,在自然观、认识论、社会历史观、无神论和伦理观等方面,都提出了一系列后来为其他法国唯物主义者进一步发展了的思想,它在当时反对封建制度和宗教神学的斗争中,起了积极的作用。[3]

他认为人是许多机括的集合,“这些机括相互推动、互相引发,谁也不能说自然究竟是从哪一点上开始这个人体循环的……心灵只是一种运动的始基,或者脑子的一个物质的、感性的部分……可以正确地把它视为整个人体机器的一个主要的机括,它对其他一切机括有显著的影响……”。

我们之所以觉得精神活动好像不是一种物质活动,那是因为在抽象而神秘的精神活动与简单的机械活动之间存在着一个很长的作用链条我们还不知道;但从一般意义上可以断言:我们思维,就是物质在思维,这一点还有什么值得疑问的呢?

《人是机器》(L'homme-Machine)是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哲学家、医生朱里安·奥弗鲁·德·拉·梅特里创作的哲学著作,1747年在荷兰匿名发表。

  1. 身体就是一台由普通物质构建由养料驱动的自动机

全书包括3个部分:出版者的声明、献辞、正文。书的主题是讨论宗教神学、形而上学所主张的心灵实体问题。拉·梅特里从物质是唯一的唯物主义思想出发,运用大量的医学和生理学的知识,说明人和其他动物一样也是机器一般的物质实体,所谓灵魂只是肉体的产物,从而抨击灵魂不朽的宗教教义。

人的身体是由物质构成的,这些物质分成许多细小的单位,每个单位具有不同的功能;同时,这些功能之间又是相互协调的,一个功能的变化会导致一系列其他功能的变化,简直可以说天衣无缝,如同一架设计精巧的机器。

人是一株会游行的植物。人是一架机器。

  1. 每种动物遵循各自的运行法则

拉·梅特里的这些见解发人深省,富于哲理,虽然他没有更进一步推测思维与心灵是如何通过物质性的过程而演变出来的,当然,我相信即便是现在这也还是未解之谜。

谢平. 2014.生命的起源—进化理论之扬弃与革新。北京:科学出版社

3.田崇勤 张传开 杨善解 - 简明西方哲学手册 - 南京大学出版社 。 139。

他说,“自然界在这里有一条特殊的永恒规律,就是:我们在精神上获得的愈多,在本能方面失去的也就愈多……一个聋子如果不聋,他的眼睛可能没有那么明亮,那么机灵,因为一个肢体或者一种官能的残废,往往可以增强另一个肢体或另一种官能的力量”。这实际上在说一种功能器官之间的调节与平衡。达尔文在讨论洞穴动物的器官演化中也表述过类似的观点,即通过触觉的发达来弥补视觉的退化。

他说,“自然创造我们全体动物,目的是为了要我们快乐;是的,全体动物,从地上爬的虫子起,直到飞翔在天空的老鹰。正是这样,所以自然给予全体动物以一份适当的自然法则,一份按照每一个动物的身体组织在正常情形下所能承担的精粗不等的自然法则……所谓自然法则只是一种内在的感觉,它和其他一切内在感觉一样,仍然只是属于想象作用的作用。因此自然的法则显然是既不需要教育,也不需要启示,也不需要什么立法者的……”。

  1. 人体中的过程犹如复杂的兵团作战,但被反馈调控

人是机器这个命题,主要是说人体的一切运动和功能都像机器那样,具有物质基础,是物质的机械反应,像机器那样运行。

拉·梅特里说,“心灵的一切作用既然是这样地依赖着脑子和整个身体的组织,那么很显然,这些作用不是别的,就是这个组织本身:这是一架多么聪明的机器!因为即使唯有人才分享自然的法则,难道人因此便不是一架机器么?比最完善的动物再多几个齿轮,再多几条弹簧,脑子和心脏的距离成比例地再接近一些,因此所接受的血液更充足一些,于是那个理性就产生了;难道还有什么不成?”。

五十四、拉·梅特里的《人是机器》

三、人体是一个复杂的自动控制系统

一、人和动物都是一台台由普通物质构建、由养料驱动且寿命有限的自动机

他说:“人的身体是一架钟表,不过这是一架巨大的、极其巧妙的钟表,它的计秒的齿轮如果停滞不走了,它的计分的齿轮仍能继续转动和走下去;它的计秒和计分的齿轮如果因为腐锈或其他原因受阻不走了,它的计刻的齿轮以及其他种种齿轮,仍能继续转动着走下去……”。他举例说,某些血管的阻塞会导致血液以更大的速度在缩短的血管里奔跑,视觉的丧失并不妨碍听觉的应用,听觉的丧失并不包含视觉的丧失,等等。

  1. 不同结构完成同样的功能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betway,转载请注明出处:范式变迁,阅读分享

关键词: 必威betway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