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高校论文查重火爆

来源:http://www.roro2.com 作者:必威betway 人气:51 发布时间:2019-10-11
摘要:毕业论文,你“查重”了吗 记者/杨宝璐 李紫薇 葛杏航 论文查重为何“困难重重” “论文查重了么?”临近毕业,研究生见面或者在网上聊天基本上都会从“查重”话题开始。 对于毕

毕业论文,你“查重”了吗

记者/杨宝璐 李紫薇 葛杏航

论文查重为何“困难重重”

“论文查重了么?”临近毕业,研究生见面或者在网上聊天基本上都会从“查重”话题开始。

必威betway 1

对于毕业生来说,毕业季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毕业论文,而完成毕业论文的种种流程中,十分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论文查重,也就是检测一篇论文中与其他论文重复的文字占文章总字数的比例。然而,这一本应没有争议的量化指标却因各个查重技术软件有着不同的标准,且不同的检测方式得出的结果相差甚远,而让不少大学生摸不着头脑。

“我们专业几乎所有人都得‘查重’,即使是独立完成论文的都会选择提前‘查重’,不少同学更是用不止一个软件‘查重’。花钱、耽误事儿还影响心情!”小杨同学有些郁闷地说,硕士研究生毕业在即,论文却还未完成。

年初演员翟天临身陷论文丑闻

而在论文查重的背后,学生的刚需甚至催生了“降重”“代写”等服务。原本促进原创论文发展的技术却被一些学生和网络店铺变成了借助文字游戏掩饰抄袭的辅助工具。我们究竟如何看待论文查重?

“框架没问题,字数也够了,就是需要反复‘查重’。”小杨说。

2019年初,演员翟天临因学术造假而被推上热搜。同年4月,根据教育部最新通知,2019年教育部将会投入800万的教育经费,用来抽查应届毕业的博士生和硕士生的毕业论文,其中博士的抽检率约为10%,硕士约为5%。

论文查重火爆背后,是良莠不齐的查重技术

小杨口中的“查重”,指的是毕业论文网上核查重复率,而另一个广为人知,也更为准确的说法是:打假。根据小杨所在高校有关规定,论文抄袭率不得超过10%。

随着毕业季临近,越来越多的学生感受到这一年的论文审查愈发严格,不仅查重率比以前要求更高,在盲审、外审的环节也难过得多。学校对学生耳提面命、反复强调,教育部抽检6000份论文,“论文是伴随我们终生的东西,一定要高度重视。”

初稿查一次,盲审查一次,学校代查一次,答辩再查一次。如今,一些毕业生圈子流传着“一篇论文查四次”的金科玉律。

到目前为止,小杨已经对自己的论文查了三次重复率。前两次,小杨都通过淘宝完成。

一些学生将怨气留在了翟天临的微博下面,认为是他的丑闻,带来了更严苛的审核。但也有人认为,学生们只是将毕业季历来就有的压力,“迁怒”于此。

面对延期毕业甚至取消答辩资格的后果,借助软件检测论文相似度的查重服务,这些年成为大学生的刚需。在网上搜索“论文查重”,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品牌的查重产品。不少商家每月数万的销量,也从侧面证实了它的火爆。

先是花12块钱查了一次,小杨惊出一身冷汗——将近46%的重复率:“我明明没抄那么多的。”

实际上,教育部对于高校毕业论文的审查一直在强化当中。“一年比一年严。”2018年,就曾下通知加强论文原创性审查,严打学位论文造假行为,2019年的通知则明确,要健全完善预防和处置学术不端的机制,加大对学术不端、学位论文作假行为的查处力度。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学院硕士毕业生徐宇燕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回忆了自己查重的经历:“因为毕业论文需要检测重复率,我第一次去淘宝上买了个98元的知网查重,之前觉得自己的论文不够充分,加了很多内容,一查发现重复率20.8%,吓了一跳。”查重结束之后,她紧急进行了论文修改,再次查重才达到了标准。

小杨怀疑这次用的软件有问题,又到一家网站查了一遍。这次,小杨花了290元。而在一个月前,这家网站的检测费是180元。“临近论文答辩,坐地涨价,没办法。”她说。

但也有一些高校师生指出,学术上“正本清源”的审核,在具体实施上却存在着问题。诸如,文史类论文必不可少的引用,却踩上了查重率的“红线”;又或是在加大盲审、外审比例的同时,也可能带来“跨专业评审”的偏颇。

兰州大学的李萌就陷入了这样的“两难”状态。“PTcheck的查重率是27%,超星教育的查重率却是10.2%。”一字未改的论文,却得到了结果迥异的报告。

小杨仔细一看,不少自己引注的内容都被红色字体标出了。“尤其是法条,我的第三部分关于域外法律分析的内容,基本上都被标出来了。”

相比对翟天临的“抱怨”,这些才是真正困扰着他们的东西。

“PTcheck便宜,但它标红的内容确实有据可依。超星号称与知网一致,但接近17%的误差,还是让人心里没底。”为了“更稳当些”,李萌逐字比对了两份报告,对二者重合的部分加以改动。

小杨咨询了多位同学,众说纷纭,不少同学都告诉小杨,像她这样的情况需要重新“改写”。而一位已毕业的师兄则告诉小杨,不必改,改了反而是学术不规范。

必威betway 2

而在学院给出的权威报告中,李萌论文的重复率是9.2%。“经我改动的部分绝对不止1%。这就说明,前两次查重都不准确。”李萌有些心疼“缩水”的钱包,但依旧给查重服务打出五星好评。“至少让我多睡了几个安稳觉”。

小杨还是决定改。“调整语序、原意重写、相关法条改成表格再转化为图片”,忙活了两天,小杨终于将绝大多数标红的部分改了过来。

教育部将投入800万经费抽查论文

江西师范大学的郭科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他用一波三折来形容自己的论文查重过程。

小杨又托人找到学校老师,通过学校“打假”系统查了一遍,重复率仍然超过了20%。

毕业与论文

“第一次查重使用paperpass ,查重结果为30%,针对这一数据,我进行了论文修改。结果在论文提交前,我又听说学校承认的查重结果一般来源于paperfree和知网。”于是他满怀信心地使用paperfree进行了第二次查重,结果重复率不降反升。

这让小杨有些懊恼。好在老师告诉小杨,打假也不全是依赖机器,还有一遍人工的过程。20%是重复率并非抄袭率,不少引注都算在里面了。但周围不少同学仍然劝她,机器可没那么聪明,小心为上。

年初,翟天临因为被指论文抄袭而身陷丑闻,临近毕业季,他再次成为了众矢之的。在他致歉的微博下,留言高达30多万条,五月,一大波应届毕业生在微博上@着翟天临,晒出了自己写论文的照片。

郭科紧急联系导师进行论文修改,最终通过了学校的查重。“后来感觉有的结果属于虚高,比知网的结果最多能翻两倍”。

几番折腾,小杨筋疲力尽。

不少人觉得,就是因为翟天临引起的风波,导致今年的论文审查与往年相比,更加严格。

“降重”“代写”成了公开的秘密

小杨坦言,自己身边的同学在写论文时的确存在“不抄语言抄观点”的问题。“研一学专业基础知识,研二实习,研三写论文、找工作,哪有时间做研究?”小杨说。旁边一位同学则插话:“有时间也未必有兴趣,很大一部分人只为拿文凭。”

其中一位财务专业大四的学生告诉深一度记者,他所在的学校,今年在论文查重方面更加严格,甚至包括了中英文摘要和参考文献部分,而且首次查重提前了半个月,二次查重提前了一个星期,查重率要求从往年的20%降低为15%。

然而,随着论文查重的蛋糕越做越大,一条暗渠密布的产业链条初现端倪,使单纯的查重服务走向“降重”“代写”“盗卖”。

纠结的论文“查重”背后,一方面是学生不自信,并未投入太多精力去完成论文,甚至有的是东拼西凑而成,自然害怕过不了这一关,因此才不得不花钱买平安。另一方面则暴露出当前研究生教育的短板。

另一所学校,一位就读经管学院博士生则告诉记者,她们的查重率要求卡到了10%。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左松涛告诉深一度,教育部下发新通知之后,学校学院要求的确有一些提高,“学生论文检查比以前要严格”。

在某网站,记者就看到了“5年论文重复率修改指导经验,260位专业硕博士,368门学科,服务修改过11601份论文”的宣传广告。原来,如果论文查重没有通过,自己改又来不及,只要肯花钱,一切诉求,都会有人全权代劳。

小杨告诉记者,在校期间,学校没有涉及论文写作规范的课程,偶尔有个把讲座,上座率也不高。不知晓学术规范而仓促写毕业论文,质量可想而知。“最根本的还在于,研究生教育并未带给我们以研究精神和研究方法上的启迪。”小杨说。

左松涛认为,自己对学生的态度没有多大变化,不必受外界波动的影响。“比较松懈的老师会因为这件事上紧发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调查发现,一条规避查重软件的专业化、流程化的生产线俨然形成。在一些网站及网上店铺,不到一分钟,你就能得到根据论文抄袭程度和修改要求得出的“合理”估价。一篇总长10341字,要求查重率从22%降到5%的论文,店铺的报价从840元到860元不等。

毕业论文:技术难绝抄袭 呼唤改革学术管理制度

不同的学校和专业设置的查重率要求不同。深一度记者了解到,一般来讲,大部分本科生论文查重要求会控制在20%左右,个别专业会放宽至25%,硕士和博士要求则更为严格。

然而,不少号称“由高校教师修改论文”的店铺,其实都是招聘学生作为兼职写手。“每个店铺都有发单群,接到了论文订单后在群里发任务。”上述知情的大学生表示,“卖家收你钱的时候是每千字100元,发任务的时候只给写手千字35元,写手怎么可能给你保证质量?还不是到网上复制粘贴。”

论文检测“猫鼠大战” 学者呼吁加强学术道德构建

在湖北某高校法律专业本科任教的李成,一个半月改了12篇论文,每篇八千到一万字。平均下来,每天至少要改八小时,最长的一次,他连续改了17个小时。从开题报告起,到最后撰写完成,李成要为每个环节把关。

随着“降重”业务的日渐走俏,一些《降重宝典》《修改秘笈》也在学生中间流传开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李成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学生的论文到了定稿的阶段,首先要自己提交论文去查重,自己查重没问题才会将定稿交给导师,之后导师再进行一次查重,才会进入答辩环节。“倘若学生提交到查询系统里的论文,跟他最后提交的论文文本不一致,一旦被教育部的专家查出来,这属于重大教学事故。因此,负责毕业论文的导师总是慎之又慎”。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随机找到两份,发现其核心近乎雷同——把能改的关键词都替换掉,再变换句式。细分下来,则包括更换章节语序、转换近义词、段落分割、转化图片、语义转述、删减重复部分、英汉互译等诸多招式。

当对于翟天临的抱怨出现之后,也有人指出,这是学生们把毕业季历来有的压力,“迁怒”在翟天临事件上。李成也承认,在大学生活的最后关头,学生们面临着来自多方面的压力。

在李萌看来,这样的做法并不明智,“过得了查重,也过不了答辩”。“最好还是精读文献,在引用文献观点的同时延伸自己的观点。”李萌分享着自己的修改经验。但她同样理解身边同学借助查重技巧,投机“避雷”的行为,“总得毕业,不是吗?”

“你不可能因为毕业论文把一个本科生挂掉。你拖着他,拖几个月,可能他签的合同就黄了。”在他看来,本科生毕业论文的要求不高,最重要原因就是写论文和找工作、考研在时间上有冲突。“学生的精力有限,总得有个折中的办法。”

然而,“盗卖”论文,成为论文查重的大学生面临的最大隐患。

查重利与弊

在网上购买查重产品,意味着需要把论文所有内容发送给卖家。然而,面对这样的风险,不少大学生“没有其他选择”。例如,很多大学使用的查重数据库为中国知网,但是目前知网查重的服务并不向个体用户开放,很多时候他们为了得到和学校统一的查重结果,只得花几十元,甚至上百元通过淘宝的第三方卖家使用知网查重。

在论文党的眼里,有截止日期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选择熬夜死磕,取“熬夜伤肝”之意,这样的创作方式被称为“肝论文”;相比之下,也有人会选择给论文注水,各有各的生存之道,但不管是“肝论文”还是“水论文”,查重率依然是一条必须躲开的红线。

兰州某高校研一学生王慧就曾遭遇了性质恶劣的论文盗用上传。王慧在研一的时候打算将自己的本科论文加以修改,进行发表,却发现原文早已被录入中国知网,新修改的版本,涉及“全文抄袭”。

“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其实对论文查重这件事情,都抱着这样一种心态,就是如果我真要骗机器,机器怎么可能查出来。”李成说。

经过多方联系,王慧找到盗用者,但对方将责任全部推给中间商,声称自己也不知情,只当是“枪手”代劳的成果。这时,王慧才想起几年前的一次查重行为。然而,时隔数年,她已无法找到证据,为自己讨回说法。万般无奈下,王慧勒令对方撤稿,并与自己签下“君子协议”。但这一抄袭事件会产生多大影响,王慧自己也说不清楚,“就像定时炸弹一样”。

为了降低查重率,学生们可谓绞尽脑汁。有将中文参考文献先翻译成英文,再翻译回中文,表述就变了;还有些引用,因为一段话很长,可以在中间加省略号。因为系统的机械,“水论文”的学生反而查重率特别低,李成看多了各种套路,“有的查重率只有个位数。”

用文字游戏掩饰抄袭,有碍学术创新

为了避免查重率“压线”,一些学生尝试在引用原文时改变表述方式,在一些老师眼中,这成了学术上的“双刃剑”。

记者调查发现,不少高校都对毕业论文的重复率有着严格的规定。一般在提交论文时,学院会组织一次集体的论文查重,当重复率超过学校规定的比例,则会要求学生修改,而在第二次最终的论文查重中,仍不合格的学生则面临着取消答辩机会、延期毕业等结局。

在李成读书时,他的硕士论文重复率只有0.75%,博士论文重复率也仅有1.4%多。任教后,他不准学生直接在论文里引用法条,想要引用,就要把法条的意思用自己的话重新说一遍,然后放在论文里。“这样做就是为了降低重复率”。

在学术领域不端现象层出不穷的今天,严格要求大学生的论文是正确的。但是,当大学生走入“唯重复率至上”的误区,书写论文就变成了一场躲避重复率的文字游戏。一方面,查重工具成为学生借助文字游戏掩饰抄袭的辅助工具;另一方面,查重工具对于较长的专业术语无法甄别,甚至无法区别抄袭还是引用的情况,则破坏了学生们的创新活力。

但他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好习惯,“这很可能意味着,学生写论文的时候,并没有回去看资料,而是直接把自己的理解综述,当作别人原来的意思写上去了。”

在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刘晓程看来,学生在论文写作中,应更加重视观点的独创性,不要把目光局限在重复率这一指标中。“通过前期研究方法的引用、研究资料的甄别、研究文献的阅读、写作方法的要求,论文会自然而然降了重”。

他解释道,一篇合格的论文,会有一定引用比例上的要求,但如今,因为迁就查重率的原因,老师们在这方面比较宽松,“这样的写作习惯,如果拿到文学院比如历史专业去,论文是会被打回来的,一篇严格的史料都没有。”

“查重目的在于规避学术不端,但在一定层面,还是有失公允。”刘晓程以古文献研究为例,他表示,这一类人文学科的论文转引其他著作的原话较多,无形之中会使论文的查重率畸高。因此,在他看来,查重率不应成为决定论文质量以及学生是否参加答辩的前提条件。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叶立文告诉记者,今年学校对论文的把关的确比往年更严格了,研究综述部分在软件中也会显示重复率,“引用别人的内容,现在要进行概括、提炼。”

“过分强调数字,只能带来‘一刀切’的处理方式,让学术审核变得更加机械,也让利益牵扯变得更加复杂。”针对当前的现象,刘晓程建议,将论文评判权力交予学位委员会。“哪怕查重率超过50%,也该给学生申诉的机会。让人代替机器,作出更为合理的评判”。

叶立文是此举的支持者,“有的地方不能直接引用,需要对原始材料做进一步的阅读,然后再用自己的理解表述出来。我觉得这都是好事,提升了学生们对材料的理解程度。”叶立文说,她曾遇到有些学生对原始材料理解不到位、曲解,甚至提供的论据变成对论点的颠覆。

而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储朝晖看来,论文重复率仍是目前一项重要的检测指标。“可以有适量的规范引文,但绝对不能抄袭。”他认为,当前学位授予,仍不能欠缺技术查重。“技术层面过不了,就不该进入下一环节”。

以前没有查重检测的时候,叶立文都是自己找资料来核对学生的引用情况。“挂一漏万,也保不准,有的地方查不到。”在他看来,机器查重还是利大于弊的,“总体上来说杜绝了学生抄袭的可能,也给我们省下了很多浪费精力的工作。”

“写到别人未写处,写到别人无处写。只有这样,才能提高文章整体的独创性,使论文各个环节内化为自己的本事。”储朝晖说。

但查重软件本身的局限性,让老师们也深刻理解学生的痛点。叶立文指出,由于机械查重,导致很多学生大幅削减引用率,引用原文。“它把一些原始材料也视为重复、抄袭,但这和抄袭是两种性质的。”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学生均为化名)

机器不智能,最终还得人工来判决。一位历史专业的博士则告诉记者,如果对机器查重有疑问,可以找老师去申诉。机器只提供一种参考,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看人工确认。“只不过,你要是重复率百分之三四十,就很说明问题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叶雨婷 实习生 王豪 王馨悦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最认真的那个,查重率最高”

李成说,他还没见过学生因为查重率影响毕业,但却又另外一种“不公平”存在。

文科论文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在某些科目,如历史、法律、文学等,其引用量是非常大的,“写法律类论文,你没法让他不引用法条。”李成说。

李成向记者介绍,在法学专业中,有一个方向叫做法制史,“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们老师因为查重的问题,对史料的要求放得特别宽,这实际上对他们专业的学术规范影响非常大。”

必威betway,“譬如写一篇宋代法律的文章,可能会需要引用宋书刑法志里面的一段话,但只要这段话之前被人引用过,你传上去肯定会就被查是抄袭或者重复,为了变通,就只点明用了宋书的哪一段,只转述那段话什么意思,但不把那句话写出来。”

但带来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论文如果把论据、原始材料放在论文里,审查论文的人在评议时一看就知道,如果不写原始材料,即便概述了史料内容,评议的同行也未必了解这段史料原文。

李成的学生在今年知网查重过程中,大部分重复率都在个位数。只有一个论文写的很认真的学生,查重率高达18%。学生郁闷了,李成告诉他,这个重复率已经可以过关了,但如果想要评优,重复率要控制在15%以内。于是学生又改了一遍论文,再一查,重复率冲上了20%。

“他查重的问题是题目所决定的。他表述的术语比较长,容易跟别人重复。”李成解释道,后来他翻了一下评优规定,发现重复率18%是在优秀论文的评选标准内,就让学生交了第一版论文。

有时候,重复率还跟当年的热门话题有关。武汉大学文学院的博士刘晓告诉记者,在文学专业中,文艺学、现当代文学、语言学,引用率比较高。“现当代文学的研究对象,就是贾平凹、莫言这些人的文学作品,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大家都研究莫言,会得出相同的认识,重复率自然就不低。”

必威betway 3

毕业生为了论文挑灯夜战

越来越严格的审查

据深一度从多所高校了解,就查重率而言,各高校大幅度降低查重比例的不算多,而在盲审和外审环节,则不约而同地提高了标准。

外审针对所有学生,由学校组织,各高校间互相审阅并针对每份论文给出评阅意见和分数。盲审则由教育部到学校抽取,然后统一安排评审委员给出评审意见和等级,评审委员和学生双向盲审。

实际上,教育部对于学术论文的审查正在逐年强化。李成自己博士毕业时,论文只要不在结构、论题等方面出现重大问题,基本上都可以通过。但到他师弟博士毕业时,有一篇当时校内预答辩评优的论文,送出去盲审后只打了三个合格。

在李成的印象中,2010年以前,他所在的学校三年按时毕业的博士生可以超过九成,但如今,大约有30%的博士得延毕,“而且我当年读博士时都是延期四年,现在经常可以看到延期5、6年的。”

表面的数字比例之下,是对程序更严格的要求。一位中国传媒大学的在读研究生告诉深一度记者,往年学校的开题答辩相对随意,老师们自行组织,过程也比较轻松愉快。

今年的开题答辩则变成了学院组织,时间地点都由学院确定,答辩组的三位老师必须来自不同方向:本方向、研究理论和研究方法论。“这种情况下,开题报告的理论和方法论部分也要特别注意才能不被怼得很惨。”

本是学术上“正本清源”的举措,但在一些实施方法上,却遭遇了非议。

武汉大学经管学院的博四学生李婷婷告诉记者,今年学校外审的要求变高了,经管专业属于二级学科,送外审时却按一级学科进行。“这意味着外审专家虽然是管理类的,但是专业、研究方向可能不同”。

“比方说我们是营销专业,但是送到人资和企管那里去了。我们不是研究同一个东西,他们老师只熟悉他们方向的东西,对我们论文不了解。”李婷婷告诉记者,“这个问题无法避免,只能靠运气。”

今年4月,中国传媒大学2016级学术型硕士张丽云被教育部抽中参加论文盲审。她介绍,今年盲审比例由1%提高到了3%。

因为论文写得很认真,之前师哥师姐毕业也都很顺利,张丽云自觉没什么问题,送审之后就专心找工作。4月22日清晨,在学校食堂吃饭时,她被学院老师通知第一个盲审挂了,“知道后,什么都吃不下了”。

一般来讲,一份毕业论文送给两个专家盲审。每个学校的要求不同,有的学校是ABCD四等打分,张丽云说,中国传媒大学是ABC三等打分,A是同意答辩,B是略作修改后再答辩,C是不同意答辩。两份盲审的意见,如果都是C,就须申请延期毕业,如果有一份C,一份A或者B,就要申请第三位专家复议。

从4月22日得到第一个盲审意见,到5月5日得到第二个盲审意见,十几天时间内,张丽云没去找工作,每天一边等待一边修改论文,“非常煎熬”。

令她感到意外的是,第二个盲审意见和复议意见都是A。

“第一个盲审意见,我觉得挺不公平的,可能并不是本专业的老师审阅的,因为他给我的意见我不能接受——‘错别字太多,部分语句不通顺’”。张丽云说。

张丽云在盲审前的招聘中,有一个工作已经走到了差额实习的阶段,但因为第一个盲审结果要修改论文被迫放弃,“也是命运的安排吧。”

5月底,张丽云被安排到了学校的最后一批答辩,“老师会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你的论文,第三批答辩的研究生分数普遍很低。”

当经历过这一切后,张丽云说,自己患上了“翟天临风波后遗症”。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betway,转载请注明出处:毕业论文,高校论文查重火爆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